凤子溪

锦瑟(20)

锦瑟(20 正文完结章)【日端,副八拉郎】

等陵端在睁开眼已经是三天后了,这入眼的第一人就是张日山,那呆瓜之前受了不少外伤,现在缠着绷带,一脸魔纹,眼巴巴看着陵端倒是显得可怜巴巴。不过陵端可不吃他这一套,之前推自己入传送阵准备丢下自己的事可不是装可怜就能抹掉的,便无视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人,顺便抽出一直被他握着的右手。

见陵端醒来后不理自己,直接越过自己向玄霄师叔道谢,张日山只觉得又气又委屈,气的是自己到底违背了不在丢下他的誓言,委屈的是那种情况自己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保护好陵端,哪怕牺牲的是自己。

陵端在越过张日山见到玄霄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品茶,便向他道谢,不仅谢谢他为张日山去除魔性点明了道路,更为他请了魔尊救了两人的性命,是的两人,就算当时陵端通过传送阵逃脱,但张日山却永远就在这里的话,对于陵端而言可能和他自己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在习惯了有人插科打诨,惹自己生气后装可怜讨好自己,突然没了,怕是要成为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玄霄对于他的道谢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见陵端四处打量似是寻找什么,便开口道“天青和天河去山里打野猪了,估计有段时间才能回来。”陵端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听到的关于野猪的对话果然来自这对不知道为什么总和野猪过不去的父子两。

不过等到云家父子扛着野猪回来,五人开始吃饭了,陵端都没有理可怜巴巴跟着陵端身后的张日山。

饭后,陵端倒是先开了口,“天魔草怎么样了?”张日山讲陵端和自己说话了,忙从袖里乾坤里掏出那玉盒,献宝似得往陵端鼻子底下递,“在这里,没丢呢!”

之前在天魔圣殿,陵端倒是没有细看这天魔草,现在有机会了。伸手接过玉盒,打开只觉得一阵清香扑鼻,因为透支气力造成的头晕脑胀好像也消除了些。云天青和云天河都是爱热闹的性子,也凑过来看看。

只见这天魔草通体碧绿,边缘却镶着一圈金色,就像一块价值连城的金镶玉,长的很是讨喜。

在大家观赏完天魔草后,陵端又关上了盒子将玉盒扔到张日山的怀里,“都拿到天魔草了,你还不炼化它,想留着生小草吗?看你脸上的魔纹,真是丑死了。”

“是是是,我不是想等你醒吗?之前你一直晕着,我怎么能静得下心来炼化天魔草来去除魔性。现在你醒了,我马上就去好不好?”张日山连忙开始解释。

与青鸾峰三人打了招呼后,张日山就借了石沉溪洞炼化这天魔草,陵端也就在石沉溪洞外的木屋里住着等他。

不到三天,张日山就出了石沉溪洞,脸上的魔纹已经褪去,眸色也不用特别压制也呈黑色,陵端伸手握住他脉门,探了探,果然感觉不出一丝魔气,果然魔性已经完全祛除了,陵端这才觉得放下了一件大事,深深地叹了口气。

解决入魔的事情,两人就要离开青鸾峰,回天墉城了。不过陵端对张日山依旧爱理不理,想来是打定主意要教训张日山一顿了。而张日山只能每天跟着端爷后面哄来哄去,希望能早日得到原谅。

陵端和张日山收拾好行礼,向青鸾峰三人道别“玄霄前辈,天青前辈,此次多亏了有你们的帮助,真是感激不尽。此事解决了,我们也该回天墉城向紫胤真人和我师傅汇报一下情况了。天河,等过段时间,我们还来青鸾峰找你。”玄霄一向冷情,点头示意后便站在一边,云家父子倒是和陵端相处极好,道别时费了不少时候。

终于还是到了的分别的时候,张日山和陵端御剑而起,直接飞往天墉城。一入天墉城,陵端就感觉到不对劲,天墉城的守卫比他离开时严了不少,每个巡逻的天墉弟子都一脸严肃。

巡逻弟子见到陵端后,急忙跑了过来,在陵端发问前,就七嘴八舌的告诉陵端他离开后出现的事情。

有个鬼面人闯入剑阁,被百里屠苏打伤,但百里屠苏也被迫激发了煞气,重伤了肇临和大师兄。现在叛逃出天墉城。
听了众弟子混乱又不详的介绍,陵端感觉到有些担心,却感到一旁的张日山握住了他的手,回头看了看那人,静了静神,决定先去找师傅。

将陵端送至天墉城大殿,张日山直接向后山走去,在天墉城弟子向陵端汇报时,张日山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如风晴雪欧阳少恭等,陵越受伤的事也是,使得他又想起了之前经历的幻境,不过幻境里肇临是身亡而非受伤。不过一想到陵端最后的结局,张日山就感到一阵心慌。不过当时幻境一直围绕在陵端周围,对整个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十分清晰的显露出来。

因为陵越受伤,屠苏叛逃,紫胤真人先下没有闭关,见到张日山明显清除魔性的样子,严肃的表情微微放松了些,但又因为门下弟子的事又皱起了眉头。

张日山想了想,还是讲幻境中的事告诉了紫胤真人,屠苏也是自己的师侄,而紫英师兄也一直对自己很好,幻境的事虽然不知真假,但也绝不简单。

果然听到张日山的话,紫胤真人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叹了口气,“日山,这件事事关重大,涉及到上古神祗,我会与涵素,幽都和蜀山中人联系,共同解决,你与陵端最好不要参合进来了。”

见紫胤真人语气坚定,张日山也就点了点头,向他行礼就离开了后山。

等张日山回到弟子房发现陵端早就回了屋,坐在那里发呆。见张日山回来了,陵端也就告诉他“肇临和大师兄都已经醒了,肇临也向大家证明刺伤他的不是屠苏而是那鬼面人,反而是屠苏救了他。只不过大师兄的伤,是有人故意激发屠苏的煞气才使他失了神智上了大师兄的。”

张日山也将自己在浮生若梦引起的幻境中看到的事告诉了陵端,不同于张日山难辨真假,陵端摸了摸悬于胸口的挂饰,也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张日山。

“八爷……阿……阿端,如果是真的,我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那么凄惨的。”听了陵端的经历,张日山有些确认幻境的真实性,可是就是那份真实反而让他担心不已。

见他一脸担忧,陵端伸手环住他,将头轻轻靠在他怀里,“呆瓜,你已经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紫胤真人了不是吗?他明显也很在意,幽都和蜀山也能人辈出,也让我们避着点,犯不着我们两个强出头。再讲,你的幻境里肇临可是丢了命,可我刚刚去看了他,除了脸色白点,还是一样的耍宝。”

张日山也知道陵端的意思只是一想起那个蓬头垢面乞讨的人心里就像被剪刀绞碎了一样难受。

见张日山并没有被自己安慰到,陵端撇了撇嘴,“等大师兄伤好,不用我帮他打理天墉城事物,我就向师傅请假好不好,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张日山伸手环着他,一边用手梳理着陵端的长发,一边听着陵端说着他们的出行计划。

风吹着院子里的梨花飞上了天空,天墉城好像从前段时间混乱的情况中恢复了平静,只能听到一个好听的男声断断续续的传来,“我们先去……找你师傅,不过……你说过你……师傅行踪不定,那我们就……四处逛逛总能……找到你师傅的……对了还有青鸾峰……”还伴着一声声宠溺却又肯定的应答声,仿佛这个世间只剩下了两个人……

PS:到处锦瑟的正文是完结了,预计后面还有最少两篇番外。其实作为一个游戏党,古剑的电视剧我真的完全跳着看的,至于游戏,我完全没办法将甩头哥带入成八爷……所以就让日端停在这里,古剑的剧情就到此为止吧。毕竟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关于焚寂剑和欧阳少恭的阴谋,紫胤真人已经知道了,再加上幽都和蜀山仔细部署后应该没我端哥和小副官什么事了。

锦瑟(19)

锦瑟(19)

挡开那箭,张日山迅速将陵端护在身后,握紧长剑,开始仔细寻找放暗箭的敌人。陵端被打断激发传送阵后愣了一会也发现了那支羽箭,被拉至张日山身后,右手也抽出背后的剑握在手中,左手掏出符咒备用。

果不其然,暗处那人没有放弃,又是一箭射过来,张日山准备握剑劈开时,忽然发现不对,耳中听到的破空声不止一声,这是连环箭,如若挑开第一支,后面两支必然躲不过。

不过,今日遇险的,并非只有张日山一人,他身后的陵端,迅速使出手中的金刚咒,三支羽箭撞在符咒形成的金刚罩上产生巨大的爆破,弥散出一阵绿烟,看来这箭还带着特殊药物,就算躲过,也会不小心中毒。

爆炸带来巨大的风沙,遮挡住张日山和陵端的身影。看来暗处那人对自己的箭求很是信任,认为张日山和陵端必是中了招,便现身出来,可是等烟雾散去,那人发现两人平安无事也十分震惊,而被保护在金刚罩里的张日山和陵端也发现原来敌人不止一人。

手持长弓的那一人银发玄衣,身材瘦长,虽脸覆魔纹却长相精致,只不过一双眼睛却透露出阴狠平白破坏了他的气质。而另一男子长相丑陋不堪,几乎不成人性,身着红衣,就像个人身兽面的怪物,看向陵端两人的眼神也残暴不堪,手握弯刀,骑在一头黑鬣魔狮身上,那黑鬣魔狮也长的很是可怖,黄色的口水顺着尖利的獠牙一滴滴往下滴落。

再见到张日山两人未中招后,持弓那人足尖轻点,迅速后退,动作很是伶俐,而那骑魔狮的魔族紧紧盯着两人,眼神中更是凶狠阴险,舌尖舔了舔手中的弯刀,弯刀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他的舌尖,可是明显感觉出舌尖流下的的鲜血反而使他更是兴奋。

陵端以此判断出,执弓的那魔族应该是夜叉族人,而骑魔狮的那个是罗刹族。云天青和玄霄曾与张日山陵端讲过魔界八族,夜叉族是最为善恶不定的魔族,同时也是最为追求极致的魔族。他们敏捷、勇健、轻灵、神秘,天性追求完美和极致。与此相通,他们在善恶方面也容易走极端:一般人遇到的夜叉魔,要么极度善良,要么极度邪恶,看那魔物的移动身法和身材样貌,应该就是夜叉族,而且是极度邪恶的那部分。而另一个更好认出,罗刹魔乃修罗魔族远亲,虽然两族都是男子貌丑,女魔美丽,但罗刹族更是勇猛,几近残暴,行径也更加阴险。有自己特殊的坐骑,那便是魔界并不常见的黑鬣魔狮。那魔狮也生性凶猛,上得战场常成为罗刹魔族的绝佳助力。所以两人不止要防备两魔,更要防备那魔狮。
金刚符的力量渐渐过去,金刚罩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渐渐消失,战斗也因此开始。张日山与陵端迅速分开,张日山持剑迎上罗刹魔族,以一人之力对战魔族与其坐骑,而那夜叉族迅速退后弯弓如满月也对准张日山,却被陵端的符咒打断陵端以仙术和符咒对上了他。

时间渐渐过去,陵端本身作为修仙者处于魔界身上气息就一直倍感压迫,对上远程射箭的夜叉族人,只能以符咒保证自己不受损伤并轻伤那魔族,却渐渐感到力竭。而张日山那边更加凶险,本来以张日山对上那魔是旗鼓相当,但因为成魔反而一直气息混乱,再加上同样凶猛的魔狮,在刺伤魔族同时的时候也满身伤痕。

在张日山一剑刺杀魔狮的时候,魔族的弯刀也向着张日山砍来,张日山见无法躲避,只能侧身准备避开要害,一旁的陵端连忙打出一发符咒加一招玄真剑将其打退,救回张日山。

两魔族见两人已然成为强弩之末,也停下了攻击,罗刹魔踢了踢被张日山刺杀的魔狮,“哼,两只蝼蚁,竟然还害我失了一只坐骑,我会让你们死的特别一点的。”边上的夜叉魔族撇了他一眼,“你们去天魔族交换了什么东西,要是好好交代,我还能让你们死的快一点,如果不听,你们死了,我也有方法得到我想要的,不过就麻烦了些罢了。”

看来两魔是冲着他们刚得的天魔草以及他们用来换取天魔草的东西而来的,张日山与陵端相视一眼,陵端微微点了点头,一张疾风符飞出,带来大量飞沙走石,遮挡住两人的身影。

飞沙散去后,迎来的是张日山的长剑,而陵端却在原地运气,他在做什么,他在打开传送阵。两人那相视的一眼,让两人决定不恋战,离开魔界为先。

张日山不在运气抵挡自身的魔气,将全身的魔气完全激发,魔纹顺着他裸露的颈子爬至他整个脸颊,红色的魔纹印着他红色的眼眸,不似陵端常见的小呆瓜,反而更显妖艳。

一瞬间激发魔气的张日山以一人之力抗住了两魔的攻击,一时之间三人竟然打的难舍难分。而这时陵端成功开启传送阵,淡淡蓝光印在陵端脸上,他在阵外等张日山一起入阵。
张日山渐渐将战圈移至阵法旁边,但两魔的紧紧相逼却使张日山离脱不了战圈,无法入阵,被传送阵抽取剩余全部力量的陵端只能暗暗着急。

这时,张日山却在靠近陵端的时候,伸手将他推入传送阵里。

进了传送阵的陵端无法出阵,隔着蓝色光圈望着背对着他的张日山,好像又看到那战场上站着将他护在身后的张副官,和他承诺会一辈子护着他的样子。

传送阵开启,陵端只能大喊着张日山的名字,明明说好的,明明说好不会再离开,明明说好不会再丢下他,明明说好要一起游山玩水,踏遍千山万水,为什么,为什么又要让他看着他的背影……

就在陵端哭泣着快被传送走,张日山将扛不住两魔时,突然一到红光闪过,打断了传送阵,那两魔也飞了出去狠狠摔在远处的地上。

陵端哭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扑向张日山,张日山在他扑来时也紧紧抱住了他,张日山被陵端扑来的的力量直接带到在地,顺便迎上陵端狠狠咬上自己的胸口,陵端应该是气狠了,那一口咬的极重,即使隔着衣服,应该也是见了血。
等两人平复心情,才抬眼看向救了两人的那红光落地的地方。

原来也是一魔族,一头红发一身红衣,头生双角,满脸冷峻,气势很是不凡。还没等两人发问,便被击飞的魔族叫破身份,“重楼,魔尊重楼,你不是在看守神魔之井吗?从不管八国之事,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红发魔族,不,是魔尊重楼并未多话,一阵红光闪过,那两魔族再也说不了话了,直接消散在空气中。

见魔尊重楼冷冷注视着两人,陵端将张日山护在身后,紧紧盯着走近的魔尊。魔尊重楼倒是没有伤害两人,却在他们身边挥了挥手,一个闪着红光的传送阵出现,重楼对着两人道“玄霄传讯让我送你们安全离开魔界。”说完便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陵端虽然气张日山,却还是与其商量下,决定踏上这个传送阵,不过入阵前,陵端紧紧攥住张日山,倒是打定主意不管这个传送阵是把两人送到何处,都不想在松开。

传送阵发出耀眼红光,两人一起落在地上,周围环境很似熟悉,看来应该是青鸾峰,张日山早已支持不住晕死过去,而陵端远远好像听到云天河和云天青的声音,好像讨论着野猪的事,声音越来越近,在见到两人后,放下心来的陵端也晕了过去。

PS:我就该写写奇葩脑洞文,战斗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适合我呢!而且为什么端哥除了力竭法力消耗完基本没受伤,小副官又是满身伤痕,一定是小副官托梦给我告诉我说讲了要护八爷就是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要护住他的,一点伤不能受,所以端哥连块皮都没破,还被端爷狠咬一口。终于快到完结的时候了,今天应该晚上到夜里还有一章,就是锦瑟的正文的最后一章了。

锦瑟(18)

锦瑟(18)【日端,副八拉郎】

陵端见天魔族圣女果然对这个有了兴趣,便接着讲“天魔族虽善清凉之术,却也只是杯水车薪,天魔族领地本身存在着特殊术法,在这里可以不用受到炎毒的侵蚀。魔界八族中也多有争斗,除了迦楼罗族算是天魔族天然的盟友,其余六族都对这里虎视眈眈。”

来之前陵端就和云天青还有玄霄讨论过拿到天魔草的方法,在对比自身实力后屏蔽掉玄霄直接打到圣殿抢药的方法后,最终根据魔界的环境选择用可以解除炎毒的清心符来换取药草。

“天魔草在天魔族内虽然稀有,但是去除魔性煞气的作用与你们并无大用,但是清心符不同,同你们的清凉之术相似,可以解除炎毒,但是所有人或者魔都可以使用。”

圣女美目轻抬,“我如何能相信你们?人类最是狡猾不堪,不如魔族纯粹。”

陵端笑着向前凑了凑,从怀里掏出一打黄纸和朱砂毛笔,“符咒是将自身的气使用特殊的方法保存下来,不同的形状也有着不同的作用。高阶的符咒除了对于材料和功法有所要求外,清心符这样的符咒只要要求画符人的功法平和一些,不要太过激进即可,可能别的魔族不适合,但是天魔族确实可以的。”讲手中物品放在桌上,“我既然以此来换天魔草,自然包教包会。”

圣女却并未直接向陵端学习符咒,而是唤来护卫,令人前去取天魔草。不一会,护卫端来一个玉盒,在圣女轻轻颔首的示意下,直接将玉盒递给陵端,陵端接过玉盒,一打开,便觉得灵气扑鼻,就关上玉盒,将盒子向后一递,位于陵端身后的一直仔细盯着陵端张日山,直接接过。

张日山从陵端开口便削弱了自己的存在感,却一直紧紧盯着陵端,顺便看着这些魔族是否会有异动,不过那玉盒一接手,张日山就能感觉自身本来被魔界环境刺激的如沸水的魔力现在好像突然平静下来,这天魔草果然不同寻常。

其实张日山对于自己是否成魔并未太过在意,做人做魔或是成仙,对他来讲都没什么特别的,以前他除了八爷还要在意佛爷在意国家大事,到现在需要的在意的只有陵端一人罢了。既然陵端不想自己入魔,那自己便听从他想办法洗去魔性。不过这天魔草入手的感觉,相信这次回去必是能成功去除魔性,等陵端处理完所有事情,他们两人就能山川湖泊把手同游。

就在张日山快将两人游山玩水的路线图计划完善的时候,陵端已经教会圣女刻画和使用清心符。不过虽然神游却一直密切关注陵端的张日山在陵端向圣女告别后迅速回神,跟着行礼告别。

本来端着一副高人样即使对着天魔族圣女也毫不低头的陵端,一离开天魔族圣殿的范围,便勾着张日山的衣领将人拉到某个无人的小巷子中,顺手扔了一张隐匿符,“怎么样,你端爷厉害吧!要没你端爷,你怎么能拿到天魔草。”

“对对对,端爷说的是都对。”张日山笑着盯着陵端。

这目光硬生生将陵端盯得红了脸,“看,看什么看!”直接转移话题“那天魔草怎么样?”

张日山也不逗弄他了,“天魔草确实不凡,一入手便感觉能平静魔气。”

本来只是转移话题,但是确实也很在意这件事的陵端点点头“那就好,那我们速回青鸾峰,让你炼化天魔草。”

“嗯,都听你的。”张日山点点头,只要跟着陵端,不管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不过,……”听到陵端又开了口,本来准备牵着陵端离开这小巷的张日山回过头,刚一回头,就被陵端没被自己牵住的那只手勾着脖子拉了过去,迎上去的是陵端温热的唇。

见张日山一脸呆滞,陵端眼中流露出得意。就着唇贴着唇的姿势,开口“哼,呆瓜,爷今天高兴,赏你的。”

本来被陵端突然亲上来惊到的张日山感觉快被陵端贴着自己说话时颤动的嘴唇折磨疯了。刚等陵端说完,就将舌头探入陵端开启的双唇,完全掌握了这个吻。

直到陵端被亲的双眼含泪两颊艳红才分开,气喘吁吁的陵端只能轻轻靠在张日山胸口喘息,久久不能平静。

终于等两人离开了天魔族领地,走到一处无人之地,准备使用传送符离开魔界,回到青鸾峰。

陵端从怀中掏出传送符,默念咒语,就在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一只羽箭直直朝着陵端射了过来,一心使用符咒的陵端完全没有注意,一旁的张日山连忙将人楼入怀中,并执剑斩断了那只箭,那箭头隐隐偷着蓝光,看来是还淬了毒。到底是谁?

PS:又是好久没更新了。(。•́︿•̀。) 没脑洞啊!怎么办?

锦瑟(17)

锦瑟(17)
两人一路携手走往圣殿,一路也碰上了不少魔族的人,不过因为张日山身上澎湃的魔气和陵端所用幻身符的原因,他们作为两个凡人出现在魔界的领域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路顺利到达圣殿,于门口被天魔族的守卫拦下,看着直指着两人的四把长枪,张日山将陵端拉到身后拔剑防御,却被陵端拖着手臂又将长剑送回了剑鞘。

张日山回头不解的看向陵端,陵端见他一脸不解的样子,瞪了他一眼,又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下,心想真是个呆子,这是来借药的,要是打了起来,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整个天魔族。

见张日山虽然委屈巴巴却又安静的退向一边,陵端对着那几个护卫拱手说道“在下两人有事求见圣女大人。”

那几个护卫中为首的一人说“尔等何人?为何要见我天魔族圣女?”

陵端猜测天魔族掌握着清凉祝福之术,可解这魔界中独有的炎毒,想来求医问药之人绝对不少,便直接开口“我们来向圣女大人求药?”

“求药?你们是魔界八国哪一族之人,不知道我们天魔族从不借药于他人吗?”说完,那些护卫都攥紧了手中的枪。

见到此景,张日山也握紧手中长剑,却只是听从陵端的话,未将剑出鞘。陵端却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符咒,递给那为首的护卫,“请将此物送于圣女大人,我相信见到这物,圣女大人必会接见。”

那护卫警惕的盯着陵端,从他手中接过符咒,仔细检查了番,皱了皱眉,“人族之物?”双目瞪向两人,“尔等到底是何人?为何会带人族之物?”

“大人先不用管我们是谁?请先将此物送于圣女处,我相信一切都能有所答案。”陵端倒是不畏惧这护卫的目光,只是将希望寄托于这东西上,希望自己根据和天青前辈打听的消息决定用于交换天魔草的东西真的能打动圣女。

护卫见两人一脸坦诚,便将符纸收入怀中,向圣殿大殿走去,把两人交于其他护卫看管。

陵端见他愿意传达消息给圣女,便喘了口气,感觉心中压着的大石好像也放下了一半,这才回头看张日山。

这一回头才要紧了,退到他身后的张日山真真的委屈到双下巴都出来了。憋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只看得陵端伸手上去掐他的脸,“哼!你有什么好委屈的,还不是为了你。”

张日山见陵端终于又开始关注他了,忙伸手握住陵端掐他的那只手,还直接笑了起来,“我这不是担心你吗?结果你刚才还掐我。”

两人竟然在这里打情骂俏起来,不过对于两人而言很平常的话语和打闹,对于看管他们护卫来说倒是有些尴尬了,只能一脸冷漠的看着两人。

还好对于护卫们而言尴尬的气氛没有多久,因为不一会刚才送符纸的护卫就回来了,顺便带来圣女请两位前去的命令。
这下陵端的心算是完全放了下来,笑着拉着张日山跟着那护卫走向大殿。

这天魔族圣殿的主殿也是建得宏伟壮观,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不仅如此,还到处充斥着清凉圣洁之感。一步入那大殿内便觉得精神抖擞,心气平和。

而大殿中有一女子亭亭玉立,肌肤胜雪,眉目如画,身上一股强烈的圣洁之感,看来她就是天魔族圣女,虽是魔物,却也是葵羽玄女的后人,也拥有神之血脉。

将两人带入后,护卫就离开了。张日山和陵端向圣女行礼后,就见圣女回过头看向两人,扬了扬手中的符纸,“这是你们带来的?人族?”

看着圣女清冷的眼神,陵端知道她已经看破了自己的伪装,只能撤去幻身符的作用,朝着圣女道歉“只为减少麻烦罢了!还望圣女原谅。我们来此只为求取天魔草。这清心符便是我们求药带来的交换之物。”

“这符纸与我们的清凉之术是异曲同工,但却也未必抵得上天魔草的价值吧!你一个凡人有个资格敢直闯魔界求药。”
陵端只能接着说“并非用这符纸,而是这符咒的制作方式呢?”

听到这话,圣女细长的美目看向了陵端,“哦?是吗?”

PS:深夜短小来一发

锦瑟(16)

锦瑟(16)【副八拉郎,日端文】

陵端和张日山度过了在青鸾峰的最后一个夜晚,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到两人身上,仿佛在催促他们新的旅程开始了。

陵端站在青鸾峰最高的树上向下俯瞰,张日山从后面揽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等清除魔性后,我陪你回趟天墉城,然后我们就下山,四处逛逛,最后找个和青鸾峰一样美的地方住下来,好不好。”

陵端就着被抱的姿势回头看他,笑着说“好啊。如果没有这里漂亮我可搬过来和天河住,你一个人住啊!”

没过一会,玄霄三人出了房门,看到已经准备好的两人,玄霄道“魔界不比凡间,就算那拥有天魔草的天魔族是魔界中最温和的魔族,也并不代表他们会有多乐于助人,也不代表哦你们遇不到其他凶猛善斗的魔族。”

张日山拱手,“多谢师叔提醒,我们取到天魔草便会直接离开魔族,绝不多有逗留,招惹是非。”

玄霄见两人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微微颔首,将回程的传送符交于张日山收好后,开始画起了传送阵法。

不一会,烈阳当空,已然接近正午,玄霄的阵法也画完了,掐了个指决开启阵法。

见那阵法微微发出淡蓝色的光辉,张日山和陵端向三人道谢告辞后,相视一眼,张日山拉住陵端的手,陵端反手握住,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一同踏进了传送阵中。

经过一阵轻微的失重感后,两人落在了一片怪石嶙峋的红色土地上,这里的上空,悬挂着鲜红的血眼魔月,还有纵横交错的阴翳云链。在血月的旁边,在魔云的深处,永远闪烁着黑暗的闪电,好像传达着凄厉压迫的不祥讯息。陵端从没见过这样的地貌,一脸好奇的四处张望,这红土地也不平整,而这里好像没有水脉,遍布大地的河流中流淌的好像都是炙热的岩浆,不过不远处能看到房屋宇错落有致的落在这红土地上,倒是十分宏伟。而空气中布满了紫色的雾气,从那红得发紫的岩浆中蒸发而出,使得张日山的魔气直接突破封印,红色眼睛又显现了出来。

陵端见他那样,皱了皱眉,拉住张日山往那房屋方向走去。
等到了那里,就感觉一阵清凉之感,原先的燥热和紧张之感好像完全消失了。陵端叹了口气,“现在感觉舒服多了,果然如玄霄前辈所言,魔界的岩浆中都是炎毒,蒸发后的雾气也带着炎毒,吸收后虽不至于中毒自焚而亡,却让人觉得十分诡异。不是热,却让人觉得从脚心开始发烫;不是燥,却让人打心底想暴躁大骂,恨不得立即寻人大打出手!这种感觉真可怕。难怪都说魔族善斗,这种环境待多了,能不戾气横生吗?”

张日山一边认真听他讲话,一边伸手理了理他鬓角的碎发,等他说完,才开口,“这才证明我们来对了地方。听师叔说,天魔是葵羽玄女统领的堕落神族。是这魔界中唯一拥有彻底镇压煞气负面影响能力的神圣部族。一进去城镇,那股燥热便没了,证明我们到的果然是天魔族的领地。”

“确实,我能感觉到这里翻滚着一股力量,这力量不似魔族,反而有些仙气的感觉,这天魔族果然曾是神族,即使堕落成魔,他们的天赋也能克制煞气。”陵端静心感受中空气中的清冷之感,手向前一指“这种感觉那里最胜,我觉得天魔族的圣殿应该就在那里,在那里可以找到看管天魔草的天魔族圣女。”

张日山点头,“照师叔的话,应该就在那里。”又转过头对着陵端,“天魔族虽不排斥凡人,但也绝不欢迎,我身上尚有魔气,你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

“好好好,你端爷我就交给你了。”陵端笑着握住他的手,就听到那人又说了“我定会护你周全。”看着张日山的眼睛,陵端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穿着军装笑的露出兔牙的小副官挡自己身前为自己挡子弹的样子,哼了一声,“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端爷自己有本事,你护好自己就是了,别自己受了伤跑过来找你端爷哭。”

“是是是,端爷说的是,日山绝不受伤,让端爷你心疼可好。”见张日山嬉皮笑脸的说出这话,气的陵端懒得睬他,直接向圣殿方向走去,一边说着“谁心疼了。”可是两人牵着的双手一直没有松开。

PS: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出现了,还有人记得我和我的端哥还有小日山吗?(๑•̀ω•́๑)


折真短篇之织越的秘密

折真短篇之织越的秘密

织越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女,自己的表哥是天族的太子,是未来的九重天上的天君。将会成为天后的素锦姐姐也与自己关系极好。而自己爱慕的东华帝君曾是天地共主,等表哥继位,自己就有机会成为帝君的帝后了。

结果一切都不一样了,表哥莫名其妙成了青丘女君的未婚夫,那个女君的侄女也就是青丘小帝姬不知怎么的就缠上了东华帝君,东华帝君不仅不像对待别的女人一样无视,还对她特别好。好不容易等到帝君下凡,用尽方法让表哥给自己贬下凡间,结果刚刚到了凡间,帝君就死了回了天宫。

织樾终于熬完二十年,好不容易回到天上,结果才知道出了大事。表哥竟然为了击杀擎苍魂飞魄散了,现在葬在无妄海。

在祭拜了表哥之后,织樾在天宫中又住了下来,结果不管是表哥的事还是帝君的事,都让织越心烦意乱。

织越决定瞒着父母偷偷下凡,下凡散散心。结果在一间茶楼里,遇到了两个一看上去便出尘脱俗仙风道骨的人,尤其是那男子,端得一副好相貌,丰神俊朗,立如兰芝玉树,笑似朗月入怀。正好这茶楼的戏班子咿咿呀呀唱的好不热闹,织樾就决定借此与他们搭讪。

借着想打赏戏班却没带银钱正好碰上仙友的理由,织越是从那姑娘手中得了一颗夜明珠,却只知道那男子是这四海八荒第一的美人也是那姑娘的哥哥,还没问出名字,就失了两人的踪迹。

已知自己与帝君无望的织越日日流连人间,只为再见那男子一眼,可惜直到得到表哥复活的消息也没在见过那男人。
等织越赶回天庭时,表哥已经跟着青丘的白浅上神去了十里桃林。正好姑姑拜托她前往十里桃林找表哥,织越想想也就去了。

结果到了那十里桃林,织越在桃林里直接迷了路, 在桃林里好一通乱逛,任然没找到表哥的织越正准备传音给表哥,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与她每日所想的声音极像,难道那男子是这桃林里的小仙。

织越顺着声音绕过去,远远好像看到两个男子,一人粉衣一人蓝衣,那蓝衣的就是织越这两天朝思暮想的人,还没等织越走上前去,突然就见那粉衣男人唤了声真真,拉着蓝衣那人就吻了过去。

织越抑制住自己的惊呼,真真,真真?那人是白真?那那个给自己夜明珠的姑娘不就是自己的表嫂白浅上神?

看着眼前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人,和那粉衣男子瞥来的一眼,织越慢慢退了回去,她想静静。白真,青丘狐帝的儿子,确实担得起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的称号,一直听说他与折颜交好,基本不住自己的府邸,都住在十里桃林,原来他们竟然是这样的交好!

折颜是这四海八荒第一只凤凰,跟着父神东征西战,白真和他不管是身份长相还是神力都是极为相配的。

织越回了天宫后,就安分了,每每想到那个眼神就很是不安。天宫的人都说织越公主长大了懂事了,可是谁知道她只是多了个秘密。

一定是我烧香的方式不对(2)

一定是我烧香的方式不对(2)

齐铁嘴一直觉得张家人很是神奇,今天见到了小副官的耳朵和尾巴还在想,是不是张家人天赋异禀,或者张家人就是妖精。现在张副官离开了,齐铁嘴的眼睛就怎么也离不开了张大佛爷的臀部,不知道同为张家人的张大佛爷是不是也有和张副官一样的尾巴。

可是齐铁嘴的视线明显让张启山很不舒服,一眼瞪过去,齐铁嘴就怂了,往后一靠正好撞到挂在火车车厢内的衣服,连忙捡起来,献宝似的递给他。

在张大佛爷理清思路,带着齐铁嘴找到主棺后,齐铁嘴终于证实张大佛爷没有尾巴这个事实,所以他更想见到张副官,或者说张副官的狼耳朵和尾巴,要知道其实齐铁嘴小时候救了一只狼,一直想养,可是当时的齐老爷并不允许,也就不了了之了。

正当齐铁嘴想念着张副官的尾巴时,就听到后面传来沉稳急促的脚步声,连忙回头看,果然是副官追了上来,手上还带了两个防毒面具,“佛爷,时间紧,只找到两个防毒面具。”

齐铁嘴看着大尾巴掠过自己,直接走向张启山,不高兴的撇撇嘴,见张启山说着“你们两个带上吧。”这话明显是看不起自己,齐铁嘴不高兴的表示“佛爷,你这是小瞧人啊,这前几节车箱我都没带,这最后一节我也就省省吧。”

谁知道张启山竟然对着副官说“那我们两个带上吧。”这下齐铁嘴急了,“你不是讲不带吗,哎呦呦,佛爷,你这个人每次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啊,唉,佛爷……”

齐铁嘴见张日山竟然就这么走了,连忙扑过去拉住张副官,还用双手环住张副官的腰,顺便偷偷摸了摸那一直很想摸的尾巴,果然是毛茸茸的,不过这个福利估计只有自己有了。

就在齐铁嘴沉浸于那毛茸茸大尾巴的时候,突然被张副官抬起了头,齐铁嘴一眼惊讶的望过去,那张副官倒是竖着一双耳朵,认认真真的给他带防毒面具。

回头看着张副官摇着尾巴离开车厢的样子,齐铁嘴突然觉得有机会找张副官出去喝个酒吧,不知道大尾巴在喝醉了会怎么样?

就在齐铁嘴瞎想的时候,张启山又回来拖着他找到了那具主棺,还是个哨子棺,经过复杂的开棺,发现了一枚南北朝的戒指。

看着张副官带着张大佛爷去了梨园找二爷,齐铁嘴就拒绝了张家亲兵的护送,决定自己腿着回去,回去后在给祖师爷上柱香吧!希望明天还能见到某人的大尾巴和耳朵。

锦瑟(15)

锦瑟(15)【副八拉郎,日端】
就在陵端和张日山在青鸾峰住下没多久,一天突然感到一阵强大的魔气,张日山紧握住手边的剑,而陵端也从袖中掏出一张攻击性符咒。

这时云天河从木屋里走了出来,“不必担心,是你们要等的人来了。”果然在话音一落,出现两个男子,一人红发白衣身上是挥之不去的魔气,刚刚入魔的张日山身上的魔气与其相比可谓九牛一毛,而另一人黑发玄衣,身上却是淡淡鬼气,不是厉鬼竟然是难得一见的鬼修。

两人刚刚靠近,云天河就凑了上去,亲密的喊着“大哥和爹。”

张日山与陵端对望一眼,也走了过去,张日山对着那两人便一拱手,“夙莘座下弟子张日山见过玄霄师叔天青师叔。”

玄霄冷哼一声,召唤出羲和剑对着张日山刺了过去,张日山连忙拔出慑天剑挡住这一击,一边的陵端也准备攻击,却被云天青搭着肩膀拦了下来,“小家伙别担心,师兄只是试一试那个小家伙罢了,难得琼华还有传人,”又对着玄霄喊着“师兄,适可而止就行。”

玄霄与张日山过了两招也就收回了剑,张日山跟着收了剑,“多谢玄霄师叔指教。”“哼!”玄霄冷哼一声,“夙莘向来爱在练剑时偷懒,琢磨些无用之物,没想到教的徒弟倒是不错。”

就在玄霄和张日山交流剑术的时候,陵端和云天青也已经混熟了。

五人在云天河的木屋里坐下,听陵端讲了关于张日山成魔的事,想问问有什么方法可以褪去张日山身上的魔气。玄霄想了想“我去了魔界之后才知晓,原来魔界分为八国,分别是天魔、龙众魔、夜叉魔、乾达婆魔、修罗魔、迦楼罗魔、罗刹魔、紧那罗魔。而其中天魔族在魔界中享有超然的地位,被魔界各部尊成圣魔一族。传说他们是魔界中唯一拥有彻底镇压煞气嘉负面影响能力的神圣部族。”

“那是让小日山和小陵端去天魔那里找人帮忙?”云天青见陵端不好发问决定帮这个讲的来的小友问问自家师兄,“天魔族就算不和其他的比如修罗魔族和罗刹魔族一般好杀凶狠,但是也不会帮助凡人吧。”
“魔族自然不会帮忙,只不过我要说的是,能解决这件事的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只能存活在天魔族圣殿里的天魔草,那草可以镇压煞气和魔气,服下那草就可以解除成魔的可能。”

“原来真的有办法,呆瓜,我们快点准备去找天魔草吧!”陵端听了这个消息很是高兴。

张日山得知这个消息也很高兴,伸手握住了陵端的手。陵端感觉被握住的手,伸出手指搔了搔那人的掌心。

五人就采药一事进行了讨论,其实就是玄霄定计划,云天青提问,云天河发呆,张日山陵端两人一边听一边秀恩爱。

商讨结束之后,张日山带着陵端坐在青鸾峰最高的一棵树上,陵端靠着张日山身上,“呆瓜,明天我们就启程去魔域了,其实我长这么大才知道原来魔族也有分族和种类,我还以为都一样呢!”

“端儿,你……你要不要先回天墉城,或者,或者就在青鸾峰等我。”听到这话,陵端回头揪住张日山的耳朵,“呆瓜,你是嫌你端爷碍你事了吗?”见他不高兴了,张日山忙解释“不是,我是听玄霄师叔所说,我怕采药并非这么简单。我怕你,我怕你出了什么事!”

见他真的是一脸担心,陵端撇了撇嘴。“如果你要不带我去,那我就自己去,既然我肯定要去,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带着我。”

“唉,好吧!”张日山牢牢抓住陵端的手,“那你就一定不要和我分开。”

“听说魔界是没有太阳和月亮的,只有一片赤红的天空,为了避免我们去了魔界见不到太阳和月亮。”

明亮的月亮下是两个相拥的人。

PS:好久没更新了,短小来一发!

齐主任和张警官之教室play

PS:我人生中第一辆车,婴儿学步车也是车,欢迎大家上车……


其实书前天就到了,然而我只是好久没上lof 。像冰冰冰表达我的爱意@小冰ice ,果然不愧是我的冰冰冰,我要去补血补肾了……